樂丹小說 >  奇針狂醫 >   第1786章

-

這到底是什麼意思?

林望轉過頭,滿臉漠視的看著齊京。

之前林望一直想找個理由殺掉齊京,除掉這個隱患。

但現在他才反應過來,殺齊京這樣的人,根本不需要理由。

“林望!你...你不能殺我!你要是殺了我,我爸不會放過你的...”

齊京被林望的眼神嚇到了,身體都在顫抖。

林望冷冷的說道:“你覺得從始至終,我怕過齊運國嗎?”

“說實話,我要是真有那心思,你跟你爸都活不了。”

“我一直在給你們齊家機會,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。”

林望一邊說著,一邊從周同的手裡接過那把特製的匕首,他打算親手了結齊京的性命。

這個人已經對自己身邊的人動了心思,林望不可能讓他活。

“之前我覺得,殺了你,你爸會狗急跳牆...”

“那我現在告訴你,你死了,你爸要是不安分,那他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兒去。”

聽到林望這番話,齊京雙眼瞪得渾圓,內心已經被恐懼占滿。

“麻煩讓一下!”一道身影從外麵極了進來,正是金揚。

“林先生,齊運國到了...”金揚走到林望麵前,低聲說道。

聽得這話,林望頓時眉頭一皺。

而趴在桌板上的齊京聽到這話,臉上浮現一抹喜色,他極力從桌上爬到地上,縮到了一旁,生怕林望強行要他的性命。

林望看了看一旁的齊京,眼神裡閃過一抹冷漠。

而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,門外已經傳來了動靜。

齊運國帶了足足有十幾個保鏢,怒氣沖沖的來到門口。

“滾開!”他聲音中氣十足,一聲怒吼之後,帶著人就往房間裡衝。

鋒刺小隊的人正要阻攔,但林望卻對著孫千虎使了個眼色。

孫千虎隻得將齊運國放了進來。

本來齊運國是來找自己兒子麻煩的,因為金揚在電話裡說了,齊京抓了個遍體鱗傷的女人到場子裡。

可是,進門之後的齊運國,臉色卻是徹底的變了。

他見到林望站在一旁,而自己的兒子則是滿頭鮮血,整個人也蜷縮在角落裡。

原本對齊京的憤怒,瞬間在心裡消散全無。

“兒子!”

他大喊一聲,快步朝著齊京跑去。

“兒子,你彆嚇我!你怎麼樣?”

他心裡的怒火化為濃濃的擔憂。

“誰把你打成這樣的?”齊運國近乎崩潰。

他就這麼一個兒子,此刻卻被打得半死不活。

這簡直是不把他齊運國放在眼裡!

“快!來個人!帶他去醫院!”

他大喊一聲,立刻有個保鏢上前。

林望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,翹起了二郎腿,他點了一支菸,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這一幕。

見到齊運國想要將齊京帶走,林望輕聲說道:“你帶不走他的。”

聽到林望的聲音,齊運國猛地抬起頭來,滿臉凶狠的表情。

林望跟齊運國冇怎麼接觸過,之前在天穹宮的拍賣會上,林望和齊運國打過一次照麵。

那一次,林望隻感覺齊運國是個笑麵虎。

而他兒子齊京,則是跟他一個德行,人前當孫子,人後什麼事都乾得出來。

所以,林望對這個齊運國也冇什麼好感。

“林望!是你?”齊運國滿臉猙獰:“你為什麼要動我兒子?”

“你是不是不覺得我齊運國不動你,你就能踩到我頭上來?”

他滿臉猙獰,恨不得將林望碎屍萬段。

齊運國就這麼一個兒子,若是齊京有個三長兩短,他就算是死,也要讓林望付出代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