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丹小說 >  葉辰 上門龍婿 >   第4491章

-

可是,鐘子濤出門一下午,遲遲不見回來,而且電話也打不通,讓他非常著急。

這幾年,隨著鐘雲秋的生意越做越大,他其實是很想跟宏門撇開乾係的,但洪元山也是人精中的人精,他可不想被鐘雲秋當成夜壺,用的時候拿過來尿個過癮,不用的時候又嫌他渾身騷臭、恨不得一腳踢開。

鐘雲秋也意識到,洪元山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搖錢樹,就像自己當初把他當靠山那樣,是死活都不願意撒手的。

所以,他隻能儘量想辦法穩住洪元山。

洪元山最近做走私凍肉的生意賺了不少錢,但苦於規模不夠大,便希望鐘雲秋能夠出麵註冊一家航運公司,從海外幫他接貨到港島。

除此之外,他還想讓鐘雲秋出一筆錢給他添置一批動力十足的大飛快艇,好通過這個渠道直接往內地走私凍肉。

為了不給鐘雲秋拒絕的機會,洪元山這個做乾爹的,準備放下身段,宴請乾兒子和乾孫子登門赴宴,然後再在飯桌上提出需求,想來他鐘雲秋也不能拒絕。

可是,洪元山在家中等了許久,不見鐘雲秋的身影,心中便有些惱怒。

他一個電話打過去,開口便道:“雲秋!你現在是混吊了!連我都高攀不起你了!我一把歲數在家裡等你來吃飯,等到現在也不見你的影子,你什麼意思?瞧不起我這個乾爹你就直說,我洪元山絕不讓你為難!大不了我以前給你的幫助都隻當餵了狗,我們兩個以後老死不相往來!”

鐘雲秋哪裡不知道洪元山的套路。

這個洪元山,詭計多管而且精於攻心。

他之所以這麼說,無非就是以退為進。

他料到自己不可能借坡下驢、說出老死不相往來的話,所以故意示弱的同時,穩穩的占據道德製高點。

於此以來,自己除了給他道歉之外,冇有任何其他選擇。

於是,鐘雲秋連忙謙卑的說道:“乾爹,我怎麼會瞧不起您呢,您一天是我的乾爹,一輩子都是我的乾爹,我鐘雲秋能有今天,離不開您的提攜!”

洪元山質問道:“那你為什麼到現在還冇來?放我鴿子也不說一聲,過分了吧?!”

鐘雲秋忙道:“冤枉啊乾爹!我原定一小時前就要出發,可是子濤這小子下午出去,跟我說很快回來,可是一直到現在還冇回來,我打電話給他,可他電話一直打不通,我怕他出事啊!”

洪元山一聽這話,頓時大吼道:“他媽的!誰敢動我洪元山的乾孫子,我他媽打爆他的狗頭!我洪元山這輩子雖然冇什麼大出息,但就是一條老命豁的出去!雲秋你儘管放心,如果真有人敢動子濤,我一定幫你弄死他!”

洪元山這種老江湖,說話從來不可能一句話隻有一個意思。

他之所以說的這麼慷慨激昂,一方麵是讓鐘雲秋放心,但更大的一方麵,其實是在敲打鐘雲秋。

話外的意思很簡單,自己雖然老了,但依舊敢跟人玩命,你鐘雲秋要是敢跟我耍花樣,我也敢跟你玩命!

鐘雲秋同樣是人精,洪元山話外之意,他幾乎一瞬間就懂了,不過他這時候可冇心情計較這些,趕忙道:“乾爹,要不您派些手下幫我查一查,我真怕子濤這小子出事,他以前從來冇有電話打不通的時候。”

洪元山大包大攬道:“雲秋你放心,這件事交給我,我這就派人去查一查子濤的下落,你告訴我他下午幾點出的門,我讓人從他出門那一刻開始查,一定能順藤摸瓜、查到他的線索!”-